2020年 01月 18日 星期六

欢迎您访问昆山市永乐国际金属表面处理有限公司网站
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企业邮箱




联系我们永乐国际

+MORE

昆山市永乐国际金属表面处理有限公司
联系人:张傲弟 13906266375
电话:0512-57772596 57757196 
传真:0512-57772735 

地址:昆山市高新区中环路88号

期中考试老师用探测仪学生没想到查出自己的得

作者:永乐国际 来源:永乐国际 日期:2020-01-17 22:58 人气:

  你需要知道的任何东西都在一些规矩里。其内容是要求人们像希望别人对待自己那样去对待他人。爱。起码的卫生。生态学,学。平等观念以及健康的人生状态。

  学生从凳子立起来时,明显磨蹭了许多,但没人提出。也许他们只是为考试发愁,无论什么情况,考试都是令人不快不安的。

  我满怀歉意,看孩子们自动把手高高举起,用投降姿势,像一般。忽然觉得实在无法把手里叫金属探测仪的东西伸出去,只好故作镇静,笑笑,请大家把身子挺起来,别一副“投降”相。没办法,也是万不得已才采取的措施……

  他们大笑起来,略带和自嘲。一女生明亮的眸子眨眨,善解人意地,安慰上忐忑无奈不知所措之人。“没啥,老师,我们中考时已见过这东西了,你放心搜。”

  从左边走下去,站在第一排的是位女生。小个子,短头发,大眼睛,圆边眼镜,双手高高扬起,手里物件大声叫起来,声音凌厉怪异,像判词般毫不留情。绿灯不断闪烁,我吓了一大跳,忙抬头看,她笑着说,拉链。“老师,你别怕。这东西只要见金属就响,拉链是铁的。”

  我觉得很难过。初冬七点钟,天色尚未大亮,静谧美好的校园,灯火通明的教室,一个成天讲理想的老师,拿着机场火车站的玩意,在薄薄一张试卷前,充当着另一种角色;一个站了几十年、天天讲礼智信、讲诗意美好的老师,正对这些平时视如子女现在貌似嫌疑犯的孩子们,!

  一条深深鸿沟慢慢裂开,所有人不说话,齐齐盯着我。一瞬间,教室里很微妙,很生分,很尴尬。沉默是种态度,也可理解为无声。大家表面上无所谓,其实都很有所谓。

  望着那些毫不躲闪的目光,最深的地方被击得破碎不堪。什么时候起,我们变得从不相信别人,甚至也不相信自己了呢?师生之间,也无例外成了互不信任的衍生物,变成别人眼中的“嫌疑犯”,彼此的“假想敌”。

  第二位是男生,瘦高冷漠。他父亲花了三万八,“买”下了这间教室角落里的一个座位,因此被同学戏谑为“钱柜”,据说是个 KTV 名字,很霸气,而且全国连锁。他不看任何人,头高高昂起,两只胳膊伸开,两腿叉开,像只章鱼。我盯着手里的 MD-300 金属仪,犹豫着伸了过去,他嘴角微斜,闭了眼睛,冷笑一声。

  在“小练笔”(小作文,和日记属孪生姐妹,但可让老师看)里,他说:作为包工头的儿子,见过经过的远远超过很多成年了还显得很单纯的人,比如您。老师,我爸说,有钱有权就有一切,伪装再深的人在钱权面前都一样。一度他很热爱文字,职业理想是做个撰稿人,边旅行边写字,因此我们之间交流较多。我一直试图用自认为正确的价值观引导他。此刻,我觉得自己就是小偷,窃取了一个叫作彼此尊重的东西,然后远远抛掉。

  盯着这把变成的东西,我甩出去,它又大声喊起来,像个顽劣的坏小子,龇牙咧嘴地笑。裤带扣,男生睥睨。我尴尬地收了手,讪讪后面。他回头踢了凳子一脚,重重坐下。

  我边走边给自己找借口,这并非老师意愿,是制度,是学校万般无奈才出的下策。怨得了谁呢?全社会都拿分数来衡量优劣成败,人人都爱分数呀!老师爱家长爱,学生当然也爱了。而且分数牵扯到学生名次、班级量化、教师考核、学校名誉、家庭,何况后面还会有那么多的利益分配。比如助学金、学金、各种支助、各种励、各种平台、各种机会、各种被人瞩目的时刻。这些只要有高分就够了,历来如此,概莫能外。在学校成功的标准,除了分数就是分数,它是优秀的代名词,是优异的筛选器,品质渐渐退居其次。

  问题起源于考试抄袭。这种越演越烈的风气蔓延开来,不公平成为。对于一些学生来说,何必要寒窗深夜苦读呢?智能手机能搞定一切。打开百度,一切清清楚楚,明目易见。唯一障碍是无限密码,那也没什么了不起。虽然学校把局域网密码一改再改,但也不能学生迅速破译的能力。各个办公室的无线密码,由统一的六个数字经过无数次修改,复杂到必须写到纸条上,但还是被学生很快破解,倒是教师们动不动就忘记,只能由专业技术老师发短信一一告知。

  听说有种叫作万能钥匙的软件,只要下载安装,一切无线网络都无密码,均如在自家院里取东西般方便。那么,任你出任何偏难怪题,即使如唐僧西天取经上的无字书,即使答案如矿藏深埋,手机也会在几秒钟内掘地三尺找出来,笑嘻嘻捧到面前。当然会有更多学生不择手段,要得到高分了。只要有考试,就一定有作弊现象存在。如果作弊成风,分数就是泡沫,吹得再大,也是一风吹过,烟消云散。

  学校买不起大型屏蔽器,只能从其他学校借来安检仪。即使不合理不合常规甚至不,但也无可奈何。这东西这方式随着越来越多越来越严格的考试制度,顺理成章堂而皇之从机场火车站汽车站,走进校园,走进教室,成为与学生斗智斗勇最简单易行的工具。换句话说,它至少是公平的基本底线,也是师生们该感激之物。比如现在,以这样的方式,简洁省事,把隐患消灭于萌芽之中,从根源上防微杜渐、杜绝作弊,何乐而不为?

  第三个学生很配合,岔开胳膊,挺身向前,微笑着示意我快点。他是个好学生,是那种听话懂事又能吃苦的孩子,我知道他希冀快快检查完,然后发卷子做题。面对试卷,他摩拳擦掌踌躇满志,作为全年级前五名,分数给予他的喜悦自信快感利益,显而易见。他在谈理想时说:“上军校,考国防生是我唯一的理想,但老师别以为我在喊大口号,要为国家为人民怎么样,我只是听说军校包吃包住包分配。家里穷,上不起好大学,再说身边上完大学乱逛的人一大堆。只要出来有个好工作,赚钱多,我就拼了命也要考上。”检测仪经过时低眉顺眼一声不吭,他为此很得意,不停催促,您快点吧,我从不作弊。

  我脚步快了起来,很快就完成了第一组。虽然手里的东西不间断地叫,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,有时是拉链,有时是钥匙,也有裤带扣。它是个的士兵,尽心尽责,恪守职责,,本本分分做好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。学生们也很配合,他们中的绝大多数,面对不公平不合理时,和我一样,沉默如羔羊。

  我另一组,越查越快,越查越觉得只是个形式。学校三令五申,老师课上课下要端正学习态度,让我自己的不好意思携带手机作弊。现在被确实没有,我甚至有些窃喜,尽管的行为下作了些。此刻,没有比从学生身上查不出任何“作案工具”,更令人欣喜和自豪的事了吧。

  我示意前排查过的同学发卷子。毕竟是期中考试,学生家长老师都格外重视。考场上,时间就是分数。尽量多给他们一点时间吧,多做一个题,就有多拿几分的可能。

  在第三组,遇到了意料之中的麻烦。我站在面前时,他抱起双臂,其事地说,“老师,我以人格,没拿任何作弊工具,包括手机,但不想被您手中的东西扫描,这让我觉得像一样。”他极聪明,选择了一个较为圆润的词,扫描比在程度上有一定减弱。

  他没有理睬,只看着我。我眼神闪烁,不敢瞅他。不久前,在学校组织的“鲁迅先生散文朗诵会”上,他选读的作品是《这样的一个战士》。

  当他站在台上,双手举起,头颅高昂,大声地喊出“有这样的一些战士……我也想做这样的战士”时,全场一片静默。人们均被震撼,静静聆听一个高中生用声音诠释出的骨头和灵魂。

  我嗫嚅:“这是学校制度,也是监考老师职责,你可以保留意见。如果是你,你觉得此时应该怎么做?”

  他一点也没迟疑:“我觉得您可以选择放弃。如果连您都不相信我们,那也太失望了。您觉得这样做合理吗?就这么心安理得地自己的学生?不是您讲过,有地活着是我们努力的方向。我觉得,活在这个世界上,可以没有地位没有,可以失去欢笑失去美貌,但最不能失去的,就是。”

  “老师,别和他说,犟牛又开始讲大道理了,别耽误大家时间。学了几天哲学,还真把自己当个哲学家了。你查你的。”学生们纷纷嚷。

  “好。我相信你,不仅仅因你反诘,更因你在意识到这行为错误时的,但我还是要完成自己的工作。”作为老师,我的脸一定更红了吧,声音也更低了。眼前闪现出汉娜阿伦特的影子。那棱角分明的脸庞,手指上点燃的香烟,书桌前坚定的眼神以及深夜里的泪水,这个女人关于思考、勇气、、以及关于平庸的论述……

  “那不行,我是我,你是你,各尽职责而已。”他撅嘴坐下,顺手接过同学传过来的卷子,神情有点,如毛发倒竖的斗鸡找不到对手而沮丧,但我心里很高兴,为一个能且敢于发问的孩子而高兴。

  纠纷解除,神情轻松,我最后一个学生,像收工后清点人数的老,平安无事便为最好。我甚至已经在谋划,监考完一定要问问同事们感受。刚才楼道里遇见他们,人人手握圆环,手抱试卷,伸过探测仪戏谑,手机手机拿出来。每个人都会下意识一躲,然后大笑。不知楼上楼下的监考人,什么感受呢?他们手里的东西起作用了吗?但愿和我的一样,毫无作用。人生有时颇戏剧化,不经意间,我们都变成了自己曾经最不屑的模样。

  我把冰冷冷的东西伸过去,似乎在天物。这是我最器重偏爱的,光滑的脸圆如苹果,眉如春山,学习好品质好,平时话少羞怯,从不多言。我她没有任何问题,只想虚晃一下就交差。

  仪器却拼命叫起来,发卷子整卷子吵吵嚷嚷的人都呆住了。众目睽睽之下,我机械地上下划,手中圆环昂起了脖子,歇斯底里撒泼打滚叫得更厉。那女生惊慌地起来:“我……我……老师,我拿……”

  我低下头,声音颤抖:“你……你自己拿出来。”她慢慢低了头,蹲下去,慢慢挽起校服裤子,一个白色手机从高帮鞋旁露出来,又被握在娇小的手里慢慢托起,犹如定时。

  所有人站着看,她眼泪刷刷流了出来,我手中的东西继续大声叫嚷,请赏,似乎在说,看看你的好。

  我接过手机,关了探测仪,背上爬满了眼睛,转身,大声说:“时间到了,请大家做卷子”。然后,找个凳子坐下来,浑身冰凉……

  作者简介:高丽君,70年代生于西海固。鲁迅文学院第二十六届高级班(文学评论)。有多篇作品在《》《文艺报》《文学报》《散文选刊》《》《青年文学》《朔方》《黄河文学》《散文诗》《罗马尼亚华人报》等发表。有文字被译为英文。出版散文集《让心灵摇曳如风》《在低处在云端》、随笔评论集《剪灯书语》、长篇小说《疼痛的课桌》。曾获“冰心散文”、“孙犁散文”、“叶圣陶教师文学”等各种项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
联系人:张先生 13906266375 电话:0512-57772596 57757196 传真:0512-57772735 邮箱:jinchang@ksjinchang.net
版权所有:昆山市锦昌金属表面处理有限公司 地址:昆山市高新区中环路88号 网站地图  苏ICP备07016350号-1